首页>新闻动态>学会新闻
深切缅怀史久镛法官

更新时间: 2022/01/25 来源: 点击数: 21387


   
  国际法院前院长、原外交部法律顾问、“改革先锋”称号获得者史久镛法官因病医治无效,于2022118日早35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5岁。惊闻噩耗,全国人大、国务院、外交部等单位有关领导、多国外交部法律顾问、海内外各界友人、中国国际法学会及学界纷纷表示哀悼,国际法院在官网刊登讣告致哀。


学法报国、矢志不渝是史久镛法官一生的真实写照。为缅怀史法官,现将2018年史法官获评“改革先锋”称号时“中国国际法前沿”微信公号刊发的一篇文章转载如下,以寄哀思:


外交领域国家利益的忠实捍卫者——史久镛

 

70载春秋,矢志不渝秉持正义;92岁高龄,笔耕不辍报效国家。他是首位担任联合国国际法院院长的中国人,也是始终心系祖国的知名国际法学家。他就是一生践行“学法报国”信念的改革先锋——外交部法律顾问史久镛同志。

 

真知灼见造诣深,为国献计赤子心

 

史久镛的青年时期,正值中国遭受内忧外患的动荡年代,他和许多那个年代的仁人志士一样,痛感“弱国无外交”,立志通过研习国际法改变中国积贫积弱的命运。新中国建立后百废待兴、急需人才,他虽然长期接受西方教育并在美攻读国际政治和国际法,但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在国外的舒适生活,选择了回国参与国家建设,从事国际法的教学与研究工作。


  
让他更加引以为豪的是担任外交部法律顾问的经历。作为外交部法律顾问,他参与了新中国大量重大涉外法律问题的处理和涉外诉讼的应对。在这个岗位上,他在国际法领域的深厚专业功底和渊博学识得到充分发挥,在许多重大事件中为国家作出突出贡献,以实际行动践行了“学法报国”的信念。


   1997
年,中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71日零点整,鲜艳的五星红旗在香港特区冉冉升起,亿万中华儿女为之欢欣鼓舞。然而鲜有人知的是,有太多人为这一刻付出了太多心血和精力,这其中就包括史久镛等参与了香港回归艰苦谈判的法律专家。作为中英香港问题谈判工作组成员和中英联合联络小组中方法律顾问,史久镛潜心钻研有关法律问题,对香港回归涉及的国际条约适用等重大问题提出稳妥、务实、管用的意见和建议,参与设计了一系列具有开创意义的法律安排,为保障香港平稳过渡与顺利回归、落实“一国两制”制度安排作出了重要贡献。

  
在香港回归谈判过程中,如何处理回归后香港同关税和贸易总协定的关系,成为一个重要法律问题。是让香港以单独关税区身份继续留在关税和贸易总协定内,还是暂时退出协定,待我国“复关”、“入世”后与祖国一同加入,各方一度意见不一。史久镛坚持实事求是的精神,准确预判“复关”、“入世”谈判的复杂性和艰巨性,以及香港留在关贸总协定对香港经济发展的重要性,撰写了《香港与关税和贸易总协定》万字长文,力陈应使香港先以自身名义参加关贸总协定的意见,并最终被决策部门采纳,助力了香港的经济腾飞。

 

敬业奉献谋正义,夙兴夜寐守公道

 

国际法院是联合国六大机关之一和主要司法机关,在和平解决国际争端以及国际法的解释和适用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也正因如此,法院法官的任职资格十分严格,要求“品格高尚并在各本国具有最高司法职位之任命资格或公认为国际法之法学家”,法院的院长除了符合上述条件外,还需由全体法官选举产生,实践中更是受到各国尊崇。史久镛同志是我国改革开放后提名竞选的法官,更是首位担任院长的中国人。正如2003年我国时任外长唐家璇祝贺他当选院长的贺电所言,这是国际社会对他卓越学识和公正品格的肯定,既是个人的荣誉,也是国家和民族的荣誉。从更广泛意义上说,这也是改革开放后中国国际地位和影响力不断提升的一个缩影。

  
从国际法院法官到副院长,再到院长,史久镛在法院取得的成就并非偶然,既体现了他的深厚学识和极高威望,也和他的勤奋努力分不开。被提交至法院的案子,不论是诉讼案还是咨询意见案,都涉及到复杂的法律问题和领土主权等国家核心利益,法官需要阅读大量材料并亲自撰写判决,工作十分繁重。在16年的法官任期中,史久镛殚精竭虑,认真参与每一起经手的案件,尽管担任院长期间公务繁忙,但他仍然参与审理了多达16宗案件,这在法院创下了历史纪录。作为院长,他还领导法院对工作程序和方法进行不断完善,赢得了联合国秘书长等方面的好评。


   2004
223日“巴勒斯坦隔离墙咨询意见案”审理时,巴以局势紧张,超过300家媒体记者云集法院转播审理,全世界的目光聚焦在法院即将作出的咨询意见上。作为院长,史久镛沉着冷静地主持庭审,专业高效地组织全体法官认真审查此案的程序和实体问题,并代表法院郑重宣读了长达七十多页的咨询意见。此案引发国际社会高度关注,并被普遍认为维护了国际公平正义,在国际社会产生了良好的政治和法律效果。


  
在十几年的国际法院法官生涯中,史久镛以出色的工作捍卫了国际法基本原则,维护了国际法治与公平正义,赢得了国际社会高度认可和普遍赞誉,为国际法解释、适用与发展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中国印记,也成为中国人在权威国际司法机构具有重要影响力的杰出代表。

 

老骥伏枥拳拳心,学法报国终无悔

 

史久镛的“学法报国”精神几十年一以贯之,从未动摇。新中国成立后社会主义建设艰难曲折的探索历程中,许多知识分子一度受到不公正对待,曾有国外留学和生活经历的史久镛当然也未能幸免,一度被下放劳动。但即使面对此种逆境,史久镛依然初心不改,以锲而不舍的精神,继续刻苦钻研国际法,坚持不懈提升专业能力,这些都为他日后重返工作岗位并发挥更重要作用打下了坚实基础。



  
从国际法院退休后的史久镛已是耄耋之年,本该颐养天年,尽享天伦之乐,但他那颗为国分忧的赤子之心使他时刻心系中国的国际法事业。20106月,他接受时任外长杨洁篪聘请担任外交部法律顾问,此后又应邀担任外交部国际法咨询委员会顾问,继续以满腔的爱国热忱投入到相关工作中,在重大法律问题上,作为外交部智囊积极为国家建言献策。

   21
世纪以来,维护我国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工作日益突出。在国家利益面临错综复杂风险挑战的紧要关头,90岁高龄的史久镛手拿放大镜,一字一句地研读数千页的材料,逐句逐段地审核文稿,用心血一点一滴凝成扎实管用的法律意见。尽管因意外腿部受伤,行动不便,他仍坚持拄着拐杖前往办公地点。实在无法前往的情况下,也要以口述录音的方式将相关意见送给有关部门参考。近年来,他深厚的专业功底和宝贵的实践经历为我制订卓有成效的外交决策和法律方案奠定了坚实基础,他的爱国情怀和敬业精神也深深感染和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中国国际法工作者,成为中国国际法在改革开放伟大进程中继续建功立业的不竭动力。

(本文转载于2022122日“中国国际法前沿”微信公号)